他曾扫六合统天下却终身未立皇后

2018-11-11 21:52

  有一种人生,如风般徜徉,如诗般宁静。拥有此生之人,将世间万物都看得淡泊,活得如云如雾般潇洒飘逸。

  能够拥有这样的人生,未尝不是一种幸运。可惜,身为一国之君,则注定要与这样的人生背道而驰。

  尤其是像秦始皇这样自幼便有一统天下的野心的人,他的人生注定不会是波澜不惊的。在他有生之年的每一天,都要活出叱咤的豪情。

  中国古代的帝王大多都曾册立王后,终生未立皇后的皇帝寥寥无几,秦始皇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偌大的秦始皇陵,唯有秦始皇一人的陵寝,看上去是那样唯我独尊,又是那样凄凉孤寂。短短十四年,是秦朝在历史上持续的全部时间。然而十四年的时间,是足够让一个皇帝去挑选一个皇后的。

  于是,人们纷纷猜测,这并非是时间的原因,而是秦始皇本人根本就不愿意册立一个皇后。因此,无论他的生母赵姬如何操心,无论秦朝的大臣们如何劝说,秦始皇依然是一个在死后孑然一身的皇帝。

  也有人说,并非秦始皇不愿册立皇后,只是因为他自视过高,认为自己的功德远远超过了古代的三皇五帝。于是,他根本找不出一个能与自己相匹配的女子。选皇后的事情,便一拖再拖,直到秦始皇死去,也没有找到一个他认为有资格成为皇后的女人。

  十三岁,是嬴政即位成为亲王的年纪。翩翩少年,正是风华正茂的大好岁月。然而在少年嬴政的身上,却缭绕着浓厚的阴郁气质。他不似一般的少年那般阳光开朗,仿佛有一团浓浓的黑雾将他牢牢裹住。

  光阴匆匆而逝,到了嬴政亲政的时候,他已经是一名二十二岁的青年。嬴政并非没有娶妻,却并未从中挑选出一个他认为能够成为皇后的女人。

  从小,嬴政便是一个野心家。当权力真正落在他手中的时候,他已经为自己制定好了一个统一六国的计划。他只用了十七年的时间,就将这个计划变成了现实。为了实现这个计划,他付出了自己的全部青春,当坐上皇位的那一刻,他已经是一名近四十岁的中年人。

  于是,册立皇后的事情,便在连年的征战中搁置了。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,一个野心家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牵绊住自己前行的脚步。因此,哪怕册立一个皇后只需要极为短暂的时间,秦始皇也不愿将这一点点时间浪费在这上面。

  他就是这样一个视权力高于一切的人。任何人与事与他的皇权相比,都是那样微不足道。六国统一之后,便有了大秦王朝。国家不能一日无君,却可以没有皇后。

  即便是坐上皇位,秦始皇也无暇为册立皇后的事情分神。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那便是亲眼看一看自己一手打下的大好河山。

  从三十九岁到五十岁,他几乎花了十余年的时间在路上,为的就是亲自到国家的每一处土地上去巡游一番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不仅体会到了皇权的至高无上,也再一次重温了一统天下的成就感。

  成为皇帝的嬴政,早已将祖辈的规矩抛在了脑后。从这一刻起,所有的制度将由他来定,世间之事究竟是对是错,也都要由他来评判。

  早在秦孝公当政时期,秦国便已经制定了册立皇后的制度。册立皇后就和册立太子一样重要,秦始皇嬴政却偏偏不愿遵守。

  虽然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,秦始皇却一生都未曾拥有过真正的爱情。并非是没有女人愿意爱他,而是因母亲带来的心理阴影,让他不愿对任何一个女人交付真心。

  他的生母是赵姬,曾经是吕不韦的一名姬妾。当年,还是商人的吕不韦为了政治目的,刻意接近正在赵国作人质的异人,也就是后来的子楚,把赵姬作为礼物送给了他。

  当时的异人,是秦国安国君(即后来的秦孝文王)的儿子。只不过,安国君的儿子有二十几个,异人是庶出,既没有贵重的身份,又并非天资聪颖,他的母亲夏姬又并不受宠,因此,异人是一个十分不被安国君重视的儿子。

  身为赵国人质的异人,在赵国生活得非常不顺心。赵国人想方设法地欺负、苛待异人,导致异人的生活十分窘迫,全讯网路内十大搏彩网,更看不出自己还能有任何前途。

  每一天,异人都在郁郁寡欢中度过。就在此时,吕不韦出现在了他的生命当中。吕不韦有着商人独有的精明,更有着在政治上独有的敏锐。他一眼就看中了异人,并非是因为异人有什么过人之处,而是吕不韦相信,博彩知识,自己有将他扶上君王宝座的能力。

  于是,吕不韦不惜重金贿赂监督异人的士兵,好让自己能够时常与异人来往。吕不韦对异人极好,这也让异人很快就对他信任,甚至将吕不韦当成自己亲人。

  吕不韦知道,安国君最宠爱的姬妾是华阳夫人,便想方设法买通了华阳夫人的姐姐,利用她来说服没有子嗣的华阳夫人,收异人为义子。华阳夫人果然同意了,并且,为了自己的利益,她还必须让异人成为太子。

  只要有机会,华阳夫人便会向安国君吹嘘异人有多么出色,久而久之,异人果然从一个赵国人质,成了秦国的太子。

  而成为异人姬妾的赵姬,容颜妩媚,又聪明伶俐,备受异人宠爱。很快,她就生下了一个男孩,也就是嬴政。

  有人说,在吕不韦将赵姬送给异人之前,赵姬便已经怀有身孕。因此,在坊间也流传着吕不韦才是嬴政生父的传言。

  嬴政年幼即位,不能亲政,国事大多交给吕不韦和赵姬处理,并且尊吕不韦为仲父。吕不韦的权力越大,嬴政便对他越是忌惮。并且,吕不韦与赵姬之间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,更让少年嬴政如鲠在喉。这也让他对女人十分轻视,有时甚至达到了仇视的程度。

  再加上赵姬后来与嫪毐之间的之事,让嬴政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复杂、扭曲。他既是高傲的,也是自卑的。这份自卑就来自于母亲的不检点。因此,他常年将这份自卑压抑在心底,并用极度的暴虐来掩饰这份自卑。

  渐渐地,嬴政开始由内向、多疑、妄想,变得专制、暴虐、冷酷无情。人人都说秦始皇是一个暴君,其实他正是因为母亲所做的一切才变得失去理智的。

  当得知民间还有巴清这样一位贞节的女子之后,秦始皇忽然开始反思,自己对女人的轻视与仇视,是不是有些太过极端。不过,他毕竟是一名皇帝,哪怕知错,也绝不会认错。即便开始反思,他却依然至死都没有让太后赵姬再踏入咸阳城一步。母亲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,也许早已没有任何办法能让他与母亲冰释前嫌。

  秦始皇这一生,也从未爱过任何女人。因为母亲的影响,他觉得女人都是低贱的。因此,哪怕后宫佳丽成群,也不过是为了满足秦始皇生理上的需要而已。或者说,这些女人的存在,能够让他实现男人对女人的征服欲。因此,他总是觉得,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有与自己并肩行走的资格。

  统一六国之后,许多原本属于六国后宫的女子,也被秦始皇收入后宫。然而,这些女子,没有一个得到了秦始皇的宠爱。在秦始皇眼中,她们是背弃旧主的女人。她们丝毫不在乎亡国之辱,转过身来就能对新主使尽魅惑之功。

  从内心深处,秦始皇鄙视这样的女子。唯有贞节的女子,才能获得他些许的尊重。当秦始皇巡游到江浙一带时,听说当地经常发生女子逃婚的事情,并且死了丈夫的女人可以再嫁。他觉得,这是完全不符合道德与法规的,于是便有了“会稽刻石”之事。

  他认为,寡妇如果带着儿子另嫁他人,就是对死去丈夫的极度不忠贞。如果女子对男子不满意而另找他人,就是的伤风败俗的行为。将来,这个女人的儿子可以不认她为母亲,别人如果发现这件事,将她杀掉,也不会因此而获罪。

  无论走到哪里,秦始皇都要强调妇女的贞节。在他眼中,这甚至是一件关系天下“嘉保太平”的大事。

  童年的嬴政,几乎从未享受过任何宠爱。从他三岁起,便与母亲一起,被父亲留在赵国做人质。幼年的他,也有了与他的父亲相同的遭遇。好不容易回到秦国,复杂的政治斗争又几乎让他得不到一丝喘息的机会。

  因此,他才如此多疑,如此暴戾。再加上母亲的,导致没有任何女子能让他付出真心,自然也就不会赐予任何一个女人皇后的地位。

  当手握皇权,秦始皇也幻想着自己能够成为一个长生不老的皇帝。既然生命不会终止,又何须急于一时。没想到,越是追求长生,生命越是短暂。他还没来得及册立一个皇后,便走上了黄泉之路。